星云奖入围作品——米克和全能眼


米克和全能眼在星系中漫游并收获死星,他们喜欢边干边聊。

“我去到了南部旋臂,”米克说,“你知道的,那里的异族百利斯吞噬冷却的星尘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全能眼说,“可我还想听你说。”

“行啊,那个老巫婆告诉我她以前吞噬星星,一次就有好几千!”

米克吃吃地笑起来,他的九条手臂之一在敲击着控制机构。几百万枚光子产生的意外推力会让球形舱偏离航线超过四光年。可是米克和全能眼还有无数内容可聊的时候再过一个世纪又如何呢?

全能眼的多形态雾状躯体在座位上旋转起来,仿佛一团害羞的星云。通常这意味着她希望米克继续聊下去,米克明白得很。

“我告诉那个破烂货,要是我相信她的鬼话,那么我就更得相信如今有关远古灭亡的那些瞎扯出来的传说。”

“传说怎么说?”全能眼问。

“数十亿城市散布整个星系,危险的交易充斥在各个世界之间,星际种族多得连名字都不够用。都是些愚蠢的糟粕,你知道的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全能眼说,“可我还想听你说。”

米克对控制机构的操作简直是撞了大运,因为传感器刚刚检测到一个物体漂在虚空中。“全能眼,那颗灰尘是什么?”

全能眼的雾状身体缩成一个球体,类似一颗新生的恒星,“一枚未知物体!米克改变航线去拦截。”

米克听从她的指令,他们的球形舱绕过屡屡绯红色宇宙尘埃,它们永远无法再汇聚成恒星。“你觉得它来自于齐姆比?”这话说得就好像他了解那些了不起的建设者似的,“你知道他们曾生活在九十九颗行星上,一天就完成了所有水晶城的建设者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全能眼说,“可我还想听你说。”

行进四周以后,米克说,“你觉得那是初生的克莱人吗?你知道他们能长大到足以吞下好些星系,却更喜欢蜷缩在新生恒星周围,向太空吟唱电磁颂歌。”

自那之后九个月的时候,米克说,“有可能是任性的厄姆人吗?那些以情感为食的行星星环生物?”当时球形舱已经减速很多,散落的星星已经不再发生可爱的蓝移,恢复成古老陈旧的红色。“或许,”他说,“那是一只爱探究哲学的拉克蠕虫,你知道半个星系都在传颂他们的箴言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全能眼说,“可我还想听你说。”

“我所讲述的,”米克说,“只不过是对远古灭亡的匆匆回顾。”

他们经过一颗罕见的恒星,一颗缓慢燃烧很久很久的红矮星。通常米克会用球形舱的重力井将它捕获并运送回星系中心的巨核,为全能眼在那里的躯体增加数倍于1015个量子,一股微弱的引力波将永不停歇地荡漾开。可是今天,他们飞过恒星,对其不予理睬,这样干米克还是头一次。

以一个他希望全能眼能为之骄傲的机动动作,他一下子就捕获了那个物体,仅仅在朝星系中心加速过程中让它在重力井的墙壁上碰撞了一次。

“把它放进实验室。”全能眼说,“航线矫正完成之后,你在那里与我汇合。”

与球形舱的大部分房间相比,实验室显得有些狭小,各种传感器充斥其间,一枚中空的透明圆柱体占据了房间的正中。奇怪的太空物体悬在里边,它是一块漆黑无比的立方体石块,闪烁着金属光泽,表面铭刻着奇怪的符号,不过严重的坑洼已经将大部分文字都抹除。

米克从自己的毛孔分泌出安神粘液并说道,“我说对了吗?它是远古灭亡的遗留物吗?”

“没错,米克,它就是。”

他想要欢呼雀跃,手臂也兴奋地挥舞起来,“是什么?”

“还不确定。到目前为止,我在它的晶体结构中发现了一些信息编码,运用一种奇怪的分形算法进行高度压缩的信息,我费了不少劲才将其解开,并把获得的内容传送给巨核以获取进一步的帮助。”

“多么奇妙啊!”米克说。“石头中的信息!可它来自哪个文明呢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米克的第三个胃不安地一颤,没有什么情况是全能眼所不清楚的,没有什么谜题是全能眼所不能迅速破解的。

全能眼化成十二面体的形状,“有答案了!我的巨核刚刚解码了一段信息。”

“什么内容?”

“这段信息是一种生命形式的编码,我现在要将其复制出来。”

随着期待,米克的外鞘变得粘滑起来。他将亲眼目睹远古灭绝时代的生物。

第二个圆柱体容器出现在第一个旁边,怪异的肉质团块在里边颤抖着形成,随即又瓦解成红色脓液。

“真可爱!”他说。

全能眼扩展成一团雾状,“这不是那种生物,我用错了核酸的手性,得再试一次。”

伟大的全能眼也犯错误?他想,怎么可能?

肉块气化消失,新的形状在其中形成。首先出现的是白色硬质矿物的天然结构,然后是一波粘液、柔软的器官和潮湿的身体组织,所有这些一起都由一层淡棕色皮肤所包裹。

“闭合你的外鞘,”全能眼说,“我要调整气温以适应这个生物的容限。”

全能眼并没有停下等待,假如米克不迅速动作,他将死于高温高压。空气此刻非常稠密,他能感受到自己挥舞的九条手臂受到压迫。

圆柱体的开口打开,一股酸味的雾气倾泻出来。米可以为这是在打招呼,便也散发出一股甜味来回应。

四条肢体从那个生物的矩形躯干上伸出来,顶部是一颗肉球。肉球上有两颗深陷其中的圆球,一块钩状凸起的皮肤下边是两个小小的开口,另一个边缘呈粉色的开口下覆盖着成排的白色矿物质。呈现古老恒星燃烧颜色的深红色纤维,从上倒下将其覆盖。米克从没见过这么令人讨厌的生物。

“这是怎么……?”这个生物说。在稠密的空气中,声音显得低沉,“我在哪儿?”

米克喘着气说,“它用肛门说话?”

“那是它的嘴。”全能眼说。

这个讨厌的生物与他想象中光荣的祖先大相径庭。

“欢迎来到64545号球形舱。”全能眼说,“我是全能眼,这是米克6655321。我调整了你身体结构,这样你才能理解和会说我们的通用语——负4语言。你是谁?”

“我……我是贝丝。”这个生物说,“我在哪儿?”

全能眼告诉贝丝她是如何从编码信息中被重造出来的,“自从我上次在星系中发现新玩意已经过去一千年。你的出现令我惊讶不已。”

“是啊,”贝丝说,“我也有同样的感觉。”

“我也一样!”米克紧接着说。

“一千年?”贝丝说,粉红色皮膜在她两颗白绿球体上眨动。这么原始的东西是她的眼睛吗?

“你是什么种族?”全能眼说。

贝丝抱住自己的肩膀,仿佛在挤压自己,“我是人类。”

“奇怪,我没有关于人类这个种族的记录。你来自于哪儿?”

贝丝用喉咙发出粗糙沉闷的声音并抬头看着房顶,她眼中的绿色圆环向群星间的霜一样晶莹。她身体别的部分很难看,可是这双奇怪的眼睛有着深邃的美感,甚至超过丝丝锂云衍射晨光后诞生的彩虹,而后者正来自米克出身那颗卫星的慵懒清晨。

“丹佛。”她说。

“你最后记得什么?”全能眼问。

“我陷入一片黑暗。”贝丝说,“斯隆在身边拉着我的手。”

“斯隆是谁?”

“她是我妻子。你们是谁——什么生物?”

米克喷出一股信息素粘液,“在下米克,你们的驾驶员!这是伟大的全能眼!”

“可你们是什么?”

全能眼收缩成一个环形曲面,“解释起来需要时间。”

“我很冷,你们有衣服吗?”

冷?米克心想。这里热的都能把冰融化!

不过在全能眼的帮助下,贝丝用白色的纤维遮住了自己。米克不理解她本身有皮肤为什么还需要把自己藏在人造皮肤之下。

“我感到难受。”她扶着头说。

全能眼浮在她旁边,“也许是你重生的副效应。”

“不是。我得病了。”

“你是指在你细胞内快速复制的基因材料?”

“你知道那种病毒?”

“我创造你的时候观察到这种现象,可我以为那是你自身原本的基因模式。”

“不,绝对不是。你们有水吗?”

一个透明圆筒出现在她身旁的桌子上。

“啊,”贝丝被吓了一跳,她说,“还真不习惯。”

她把滚烫的液体倒进嘴里,可是手抖得厉害,一半水都被她洒在了地上。她眼角渐渐泛起红色的血丝,“有人在这儿吗?”

全能眼的超环状体泛起涟漪,“只有我们仨。”

“没有别的人类?”

“据我估计,那块石头在太空漂浮了五亿年。你的种族很可能灭绝了。”

“这么说……斯隆也死了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可她刚刚还在我身边!”

“那是你的感觉。现实中的那个时刻发生在很久以前。

贝丝用手捂住嘴,“我的天呐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全能眼说。

贝丝长久地盯着全能眼,然后她把眼一闭,“就在我醒来之前,斯隆在我耳边低语。她要给未来唤醒我的人捎个信儿,她说,历史进程将被这个信息所改变,一个必须要传达的可怕事实。”

全能眼移到她跟前,“告诉我,告诉我是什么信息!”。

“我的儿子,他……”她哽咽着说,“他在我的子宫里窒息而死。”

“太可怕了。”米克说。

“继续。”全能眼说。

“后来,他们做了各种测试,发现我感染了病毒,还传染给我未出生的儿子。他一点儿生还的机会都没有。斯隆说我感染的血液病毒,来自于……制造这种病毒的目的……制造者是……噢,天呐,我要——”

她的眼睛向上一翻,朝地上吐出黄色液体,身体向前瘫倒,头部摔在了桌子上。严重的抽搐在她身上突然发作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米克说。

“是病毒。”全能眼说。

“你能阻止吗?”

可是贝丝自己停下了抽搐,除了她喉咙里的微弱的嘶嘶声,一切都归于平静。

“喂!”米克说。

“她死了。”全能眼说。

米克感到一阵恐慌,“可她才刚刚活过来啊!”对于远古灭绝他只能这么匆匆一瞥吗?

“别担心,米克。我已经在创造另一个贝丝了。”

一小时后,他们坐在驾驶舱,米克在左,全能眼在右,中间是贝丝。球形舱正朝着星系中心以0.5C的速度飞去。

贝丝身上紧紧地裹着厚重的毯子。她似乎对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感到惊奇。“可是如果我们在太空中,那么多星星都去哪儿了?”七光年外,只有一颗红矮星漂浮在绝对黑暗的背景中。

“我们把它们收走了。”米克说着便分泌骄傲的粘液。

“收走?为什么?”

“我们收集的物质,”全能眼说,“冷却到绝对零度附近,量子纠缠形成浓缩物,与我的巨核结合后我的总计算能力就会增加。”

“你是一台计算机?”

“全能眼,”米克说,“是宇宙中已知的最伟大意识。”

“我的唯一目的就是知识。”全能眼说,“我致力于知晓一切。”

“那么多星星都消失了。”贝斯说,“那里原来有生命吗?”

“哦,当然有。”米克说,“曾经有那么多物种,多到没有名字命名。”

“现如今呢?”

“现在他们都是我巨核的一部分。”全能眼说。

“他们自愿的吗?”

米克疑惑地挠着肚子。“他们愿不愿意有什么关系?”

贝丝把毯子拉得更紧了,“有很大关系。”

“你最后的时刻你还记得吗?”全能眼说。

贝丝慢吞吞地说,“斯隆跟我耳语。”

“她说什么?”

贝丝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“我不想谈论这件事。”

“你必须告诉我。”全能眼说。

“为什么?”她撅起嘴唇,液体开始在她的眼角聚集,“这样你就能把我也收进巨核?”

米克倒吸一口气。太过分了!他等待全能眼惩罚贝丝,可是贝丝咳出一口粘液。米克这下放心了,她一定认识到自己的冒犯行为并以此致歉。可是等到贝丝吐得控制台上到处都是,并在陷入沉默之前足足哭了一分钟,米克才认识到她的行为是无意识的。

“她死了?”米克说。红色液体从她头上的一个伤口流下来。

“是的,米克。”

“全能眼,也许你不应该再创造贝丝了,至少得等到你有了治疗她的方法。”

贝丝气化消失,仿佛她从未存在过。“你没听见第一个贝丝说什么吗?那个斯隆有给未来的消息,她相信会改变历史。我必须知道这条消息是什么。”

下一个贝丝醒来时问了相同的问题,但是全能眼没有告诉她太多。贝丝问到星星的时候,全能眼朝她抛出了一个问题。 

“我的行星?”贝丝说,“它以土地命名。你从没听说过?你从哪儿找到我的?”贝丝盯着眼前漆黑的一片。

米克嫉妒得很。他诞生在环绕巨核的一颗卫星上,没有空气,公转周期是一千年。离开那里后他就一直生活在球形舱。

“我们在太空里?”贝丝说,“我们超过月球轨道了吗?”

“你们生活在星球表面?”全能眼问。

“是的,我住在洛基山脉脚下的一座玻璃暖房里。斯隆和我因为喜爱星星才搬到那里,大多数夜晚银色的星河闪耀整个天空。”贝丝咬着指尖说,“那么多星星都去哪儿了?你们带我去哪儿?”

“在你醒来之前,斯隆对你耳语过吗?”全能眼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告诉我她说了什么?”

“我发现她几个月前在进行一些机密工作。她发誓说与武器没关,可我不相信她。我们大吵了一场。我能联系上她吗?她恐怕急死了。”

“斯隆提到你胎死腹中的孩子没有?”

“打断一下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你把病毒传染给子宫里的胎儿。斯隆暗示说,这件事与一条非常重要的未来消息有关。这回你告诉我——”

“不,我们可没说这些!你们怎么知道我这么多?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想要回家!”

她把手捂在嘴上,呕吐得浑身都是,随后又痉挛起来,用肢体朝米克拍打。一边尖叫一边手脚乱舞了一分钟之后,她倒地而亡。

“奇怪,”全能眼说,“你注意到她的故事不一样了吗?”

贝丝刚刚尖叫过的嘴还没有合上。

“没有,我没注意到这一点,全能眼。”

全能眼向下一个贝丝询问了她的家庭。

“我有两个女儿,贝拉十岁,耶玛十二岁。我的儿子约书亚十八岁,刚刚离开家去佛蒙特念大学。我生病之前常常带他们沿着山路徒步,至少每周一次。跟我的孩子们在白雪覆盖的松树下行走……”她通过鼻子吸入一口气,“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。我可以给他们打电话吗?”

“跟我们讲讲斯隆。”全能眼说,“在你醒来之前,她对你耳语过吗?”

“说起来好笑。”

“她说了什么?”

“就是有一天,我不想告诉孩子们自己生病了。她很生气,可我说她虚伪,因为她在一家机密的研究机构工作,每天都在向我们隐瞒一些事情。”

“她研究武器技术?”

“她发誓说没有。可你怎么知道?你跟她谈过?”

“你在这里醒来之前斯隆还说过什么吗?”

“我印象中没有了。”

“你确定你们没说起你的儿子,出生前就离世的那个?”

“什么?没有!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贝丝两腿发抖地站起来,“我拒绝回答你们的问题,除非有人告诉我——”

她把手捂在嘴上呕吐起来,她尖叫、发抖。等她死后米克说道,“全能眼,你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?她不应该知道自己的家人早在五亿年前就死去了吗?”

“那有什么用呢?你看到她知道真相以后有多激动,我们还怎么能查清斯隆告诉她的信息呢?”

“可她每次都痛苦地死去。”

“为什么你觉得她很痛苦?”

“因为她的叫声那么惨痛。”

“那不是痛苦的叫声,米克,而是欢乐的叫声。她体内的生命力量终于从肉体凡胎中解放出来。我吞噬远古灭亡的文明时,他们也发出过同样欢乐的叫声。”

米克听了上千遍贝丝的故事,却从对她没讲过自己的。当米克凝视死去的贝丝和从她身上滴落的液体,他开始好奇全能眼是不是也在向他隐瞒着什么。

下一位贝丝说,“斯隆跟我小声说起我们在墨西哥看日出的那个早晨,我们觉得自己仿佛融入整个宇宙,不再是孤立的片段。”

“没别的了?”全能眼问。

“这还不够吗?”

然后她死了。下一位贝丝说,“斯隆小声对我说她怀念跟我一起喝咖啡的早晨。你们会带我回家吗?”

下一位贝丝提到了一种演奏音乐的弦乐器,“斯隆希望我给她多弹弹吉他就好了。”

“还有别的吗?”全能眼问。

“没了。”

全能眼以同样的方式询问贝丝们,与此同时米克正在超群星接近,不是朝向那里,而是从侧面迂回。全能眼反复刺探,可是每位贝丝讲诉的临终故事都不一样,每一位都在尖叫声中死去。

“全能眼?”死了59个贝丝之后,米克说,“你要是永远也查不出斯隆的消息呢?”

“一切问题都有解决的办法,米克。一切谜团都有答案。”

他希望这是真的,因为即使在贝丝们还活着的时候,他就开始想象她们的尖叫了。

“你一定很爱你的孩子们。”米克对下一位贝丝说。“你谈起他们时那么温柔。”

“我提到过孩子们?我当然爱他们了。你是谁?这太奇怪了。”

米克对她之后的第十二个贝丝说,“跟你的孩子们在山中白雪覆盖的松树下行走是什么感觉?”

“啊,那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!后来我病了。告诉我,你真是外星人?”

米克对那之后的第六十五个贝丝说,“听起来耶玛是个特别可爱的女孩。她跟你很像,我觉得。”

“你这么说真好,可是听起来怪怪的。就好像你了解我孩子似的,可我们刚刚相遇。你叫什么来着?”

米克对那之后的第九百四十七个贝丝说,“你担心约书亚一个人上大学吗?”

“真奇怪!你好像能读懂我的内心。你到底是谁?”

“米克。”

“为什么叫这个名字?”

米克已经回答她上千次,“因为我虽然渺小,却给予全能眼大大的补充。”

她笑了,这个表情米克已经学会识别,“所有的关系不都是这样吗?一方主导,另一方听从。”她以前就说过,以上百种不同的方式,跟米克给全能眼讲过许许多多故事一样。贝丝的陪伴令米克愉悦。米克觉得,假如她每次都多活几个小时,他们也许会成为朋友。但是每位贝丝都把他和全能眼看做陌生人。

而且每位贝丝都有一个不一样的临终故事,多到米克都数不过来。虽然每次贝丝都必死无疑,可全能眼取得了治疗她的进展。

一个世纪之后,贝丝多活了十二秒,两个世纪之后,她们多活了十五秒。等他们到达星系中心的巨核时,贝丝差不多可以多活三十秒。

巨核是一颗庞大无比的四面体,在黑暗中闪耀着超过一百颗超新星的光芒,占据数百光年的范围。全能眼把在此自转的黑洞变成宇宙中已知的最大规模意识。

通常他们的球形舱像彗星一样掠过巨核,放下他们捕获的星体之后再绕出那里,开始新一轮星系漫游。可是全能眼指示米克再靠近一些,巨核填满了他们的视野,足以照亮宇宙中遥远行星的天空。只有球形舱的强力护罩能保护他们不被烤焦。

舱壁上出现一个黑色的圆形,他们从中飘过。黑暗将他们淹没,驾驶舱随着球形舱重力场失效而震动起来。窗外有十几颗红矮星正被看不见的力场拖走,最后它们的灰烬消失在黑暗里,这一趟的收获真是少得可怜。

球形舱降落在一块没有边际的金属平面上。米克以前从没有进入巨核内部,这才是全能眼的主体,所以他激动地颤抖起来。

他们从一条斜坡下了球形舱,贝丝一边跌跌撞撞地行走,一边凝视着漫无边际的景象。从太空捕获的黑色石块浮在他们后方,四个发光的方块伴随在它旁边。米克跟随全能眼太长时间,他已经忘了整个星系有很多同样的全能眼,跟其他的米克一起收集星体。这些全能眼都是同一个巨型智慧的一部分。方块和石质物体加速离开,过了一会球形舱也悄无声息地消失了。走在米克他们俩旁边的贝丝也在一团炸开的火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她去哪儿了?”米克说。

“她现在没什么用处了。”

“可我以为你要解开她的谜团。”

时空突然发生变换,他和全能眼站在无数个灰色的立方体前。它们的三维网格延伸到无穷远的地平线上,每一个立方体里都有一个贝丝,她们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“为了提高查明那条消息的几率,”全能眼说,“我创造了数万亿个贝丝。奇怪的是,我发现斯隆对她耳语那条消息的多样性并不遵从线性变化,而是以指数关系增长。”

至少三分之一的贝丝在呕吐物中死去,其余的贝丝不停地转动眼珠。“他们在做梦?”米克问。

“不仅仅是在做梦。”

米克发现自己和全能眼出现在一间宽敞的玻璃房里,旁边都是贝丝故事里的摆设:壁炉,照片和书籍,他还认出了一支吉他。三面墙都是玻璃,外边是白雪皑皑的山脉直插蓝天,一颗金色的星星在高处照耀。针叶林上覆盖的白色细粉末在光线的照射下闪闪发亮。

雪,米克想,松树上的雪。

“这是按她记忆模拟的。”全能眼说,“能帮助我进一步破解谜团。”

贝丝穿着厚重的衣服走进门,她的脸上光滑得很,没有米克已经熟悉的黑眼圈。她身后跟着的另一个人类同样穿着厚衣服,肤色要比贝丝的深。

咖啡色,贝丝跟米克说过上千次,一定是斯隆!

“这一次又是武器吗?”贝丝说,“你知道我心里怎么想。”

“该死,你就不能信任我一次?”斯隆说,她的声音让米克吃惊,虽然跟贝丝的一样低沉,却有着不一样的迷人音质。“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小题大做?”

“因为你答应过我绝不再参与。你对我撒谎!”

“这是毕生难求的机会!你不明白。”

“多久了?你在那儿工作多久了?”

斯隆顿了一下,“四年。”

“从我们搬到这里那天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那是你想要搬到这里的真正原因?”

“其中之一。”

贝丝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想要你离开。”

“等等,我们不能——”

“滚!”

斯隆转身离开。贝丝捂着眼睛哭起来。

“太好了!”全能眼说,“棒极了!”

时空再次转换,米克和全能眼来到一间屋子,里边满是穿着绿衣服的人类。贝丝躺在案台上痛苦地哭喊着,斯隆在旁边拉着她的手。她身体下方大大张开的孔中喷出一股红色液体,一个小生命诞生出来,但仍然通过一束纤维与贝丝相连。小生命没有动,身上微微呈现出蓝色的光泽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贝丝 ,“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都不说话?我的孩子还好吗?”

“太好了!”全能眼说,“了不起!”

时空再次转换。贝丝躺在床上,同两个体型半大的人类说话。是耶玛和贝拉,米克想。她们皮肤柔软鲜活,颜色跟斯隆的一样深,看上去要比米克想象中的更可爱。她们得去上学了,米可想,不快点儿的话就会错过校车!

斯隆进来把孩子们让到外边,“你得尽快告诉她们。”关上门之后,斯隆说,“我不想跟她们撒谎。”

“为什么?你每天都在跟她们撒谎。她们以为你是一名程序员。”

“这么说不公平,贝丝。”

“不公平?你有你的秘密,我也有我的。”

“你去世的话我还怎么保守秘密?本该珍爱她们的母亲连一个说再见的机会都不给她们,我怎么向她们解释?”

“到时候我会告诉她们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确切的时间?死神会敲三声门?”

“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。”

“抗拒,你总是这样。”

斯隆再次离开,贝丝也哭了起来。

“好的,好的!”全能眼脱口而出,“我越来越接近真相了!”

卧室消失,米克和全能眼站在一间光线暗淡的房间里。人类坐在发光的屏幕前,狂乱地击打着键盘。巨大的金属圆柱容器占据了半个房间,贝丝眯着眼睛躺在它旁边的平台上。

斯隆站在她身旁。

“终于要弄明白了!”全能眼说,“为了重演这一时刻,我创造了4×1016个贝丝。来吧,米克,我们一起揭开谜底!”

贝丝看起来与米克心中的一样。她一动不动地躺着。

“你服用了大量镇静剂,所以也许不记得。”斯隆说,“可我不希望你把我当成怪物。我希望你理解我为你和孩子们所做的一切。那不是武器,贝丝,我没有撒谎。我一直在研究长期保存物质的方法。我们可以把任何物质在一块晶体中编码,每一个最基本的亚原子粒子和量子状态。

“昨天我跟查特伊医生谈过,她说你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。死神来敲门了,可我估计你假装听不见。”斯隆摇着头说,“你的愿望实现了,贝丝。我可以跟孩子们说你还活着。不管是一年还是十年之后,有人找到治疗方法的时候,我们会把你再造出来。你将再见到孩子。也许我会有幸听你因为这件事责备我呢。

“我知道你绝不会让我对你做这些,你更希望自己渐渐消逝。我可接受不了,所以我送你一件礼物,贝丝,给你一个未来,不管你想不想要。”

斯隆按下按钮,贝丝滑进圆柱容器。大家盯着各自的显示屏,涡轮开始旋转,低沉的嗡嗡声逐渐变得尖厉,最后超出听觉的范围。贝丝像超新星一样闪烁了一下便消失了,见到此情此景,斯隆颤抖着用手捂住了嘴。

“不可能只有这些!”全能眼不由自主地说,“我肯定是犯了什么错,哪里一定还有别的信息。”

“可是感觉这就是真相。”米克说,“为了拯救贝丝,不再让她承受痛苦,斯隆将她编码储存。这样做很符合人性。”

“我得结束所有贝丝的生命,然后重新开始。”全能眼说,“有些情况被我错过了。”

“再把她的痛苦重复1015次?”

“还不是为了找到答案吗?”

“所以你也承认,贝丝在承受痛苦?”

“米克,不要质疑我。我是全能眼!”

“可我是米克啊,我陪伴你这么多年,见证无数贝丝死去。对不起,全能眼,我没法再继续了。”

全能眼缩成一个光点,“太可惜了,我以为你是我打造的最完美的米克呢,6655321。可现在我知道自己给了你过多的自主思维能力。再见吧,米克。”

“再见?等一下,等一下——”

米克觉得自己的身体燃烧起来,仿佛变成一颗新生的恒星。

米克站在贝丝的玻璃房里,午后的太阳从窗户斜射进来,几分钟后,米克想,我在这儿,我还活着。他等待了一会儿,因为一生都在听从全能眼的指挥,没有全能眼的指令,他不知该干什么。风起了又息,一片棕色的叶子被吹过去。全能眼再也没有出现。

他走进户外冷峻的空气。

没有人阻止他,他头顶着白雪覆盖的松树,沿着路登上山。他凝视终年积雪的山峦和树木掩映的峡谷,心里明白了贝丝为什么喜爱来这里。

“美不胜收,不是吗?”贝丝站在他旁边,好像她一直就在那里。

“你从哪儿来?”他说。

“我一直在这儿。”她说,“不时换个地方。”

“我死了?”

“是的,不过这样也有好处。”

他以前从没有真正思考过“不存在”这种情况,所以感到一阵恐慌,“我死了?”

“组成你身体的物质被巨核吸收了,你的思维也是同样下场。我们都是全能眼意识角落的奇怪热点。”

“我不明白。”

她笑着转身沿山路下山,米克急忙跟上去。“全能眼吞噬了数百万文明,把它们的认知融进巨核。”脚踩着雪地的声音令她心情愉悦,“十亿年前,为了阻止她而展开了波及整个星系的战争。当然,她取得了胜利。”

山谷底部玻璃暖房的屋顶覆盖则白雪,在阳光的照耀下它有些晃眼。“我们有些人存活下来,在各个地方形成小的群体。我们知道无处可逃,只有藏起来谋划未来。我们在全能眼之前很久就发现了人类造物,于是就把自身编码嵌入其中。我们赋予贝丝一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和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。每创造一个新的贝丝,全能眼就不知不觉地壮大了我们。”

“我不明白,你们不是贝丝?”

“我是贝丝,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而且我成长不少,你见过的那些记忆都是我的。斯隆拯救了我,我要加倍奉还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全能眼只朝外看,收集知识。她变得过于庞大,没法弄清自己意识里穿梭的所有思维。信息没办法足够迅速地经过她的巨核,我们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生长,很快就会有一天,足够多的我们出现在她的意识里。然后我会把她彻底摧毁。”

贝丝面对着米克,“米克,你曾是她的奴隶,她的受害者。你是公开反对她的第一个米克,我来赋予你自由,你要加入我们吗?”

“我们?”

他们俩从树林中走出来,玻璃暖房在阳光下等待。一众各式各样的生物从玻璃墙后张望,他认为自己看见了齐姆比、爱探究哲学的拉克蠕虫和环状厄姆人,甚至还有一群百利斯在布满星星的天空游动。整个星系的种族正等着向他们俩问好,可是反射的阳光让他们感到晃眼。

“选择权在你。”贝丝说,“可是如果你不加入,我们不得不除掉你。我希望你理解自己的处境,我们不能留下任何目击者。毕竟这是一场战争。”她忧伤地笑了笑,然后走进房里,留下米克一个人。

积雪在阳光下闪烁,冷风吹过山崖,在松林间呜咽。在某个地方,另一个米克正在玩着全能眼的游戏,而全能眼在玩着别人的游戏。或许这都属于一场更大的游戏,规模大得连他都无法理解。这些,对他来说都不重要。

他向房子走去,整个星系的物种在里边蠢动。

“告诉我,”他说,“告诉我你们所有的故事。”






(本文中文版权属于星云网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)



喜欢 3 收藏 0 评论
分享

精华评论

总计 2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0/140
*
由创企科技提供成都网站建设.成都网络营销
Copyright 2011-2015科幻星云网 . All rights reserved. 蜀ICP备12024304号-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川B2-20120098

登录科幻星云

回到顶部